2010.04.12 (Mon)

這也是一場戰爭

4月1日
前情提要:社區中有許多孩子是夜行性動物,晚上並不會是萬籟俱寂,而也是另一種生活的一天活動的開始。在這種情況下,也有人受到種族的影響,而會想去參一腳這夜間活動
今天就是講這夜間活動的後續。
[More・・・]


我知道那烤肉會一直持續到凌晨,天將破曉的時候,男人們很酷地請女孩先回家,剩下的自己善後。

是很帥啦,不過徹夜未眠真的好嗎?
我想想覺得也難得嘛,阿燈終於也有自己的人際關係,不是一直悶著在那邊的了,也就放心地去上班。

然後我收到了一封金靠杯的簡訊。


『阿命,我剛剛開南瓜燈帳號帶他去打怪,結果掛了,現在該怎麼辦?』




當場,我腦袋一片空白,想著這到底是真是假。
要是阿燈跟我一起上班的話,就可以破除謠言,但偏偏他沒有。

但是我相信這麼奇特的日子,應該不會是真的,對方也沒這個膽吧。
雖然他一直想要玩玩看打怪,但我知道他沒那麼閒。



就這樣懷著忐忑不安的心到了公司,兩個男人也剛好出現在我的辦公桌上。

還好你沒ㄙ-----------






「你們的衣服怎麼變那麼破!還有那個繃帶是怎麼回事!!」我忍不住尖叫,還得立刻假裝是嗆到在咳嗽。

他們兩個,樣子還頗狼狽,手上拿著沾了哩不哩才有的螢光色血液的繃帶。
第一眼看上去像是沒有大礙,我在那幾秒之間一直在考慮是不是要把他們抓起來檢查,又怕真的受傷的話,反而會加重傷勢。

「你們去打怪了???」
「沒有。」阿燈給了我否定的答案
「只是碰到了戰爭。」屁啦!




以下是簡略說明事情經過(?)

這兩個人收拾得差不多的時候,不純忽然一時興起,從袋子裡拿出未使用的木碳。那東西,是從人類使用的尺寸,之前先大略劈成他們可以拿的程度,等要使用時再敲得更碎更好用。

他拿起另一根也算長的木碳,丟向南瓜燈。
「老哥,來過幾招怎樣?」
「這很容易碎。」
「就是碎了才好玩!」說著他就將手中的木炭擊向南瓜燈的,脆弱的黑色物質發出聲響後碎成一些小塊噴向空中,這點迷住了這兩個人。

然後再一陣把原本很長的東西弄得很短碎裂的打鬥之後,他們收拾了還可以用的木炭,包成一袋,再把剩下的連同灰燼什麼的收成另一袋,要背回家。

事情也不知道怎麼發生的(我猜一定是他手賤不知道幹了什麼),總之負責背灰燼的不純的衣服忽然著了火,南瓜燈想要幫忙撲滅的時候也跟著著火,所以兩人都有點燒傷。

990331-負傷
示意圖(?)


這時候不純看到了遠遠的旁邊有正在採集露珠的不名少女集會,他猜想可能是傳說中的小魔女團。
於是就像阿燈打聽。

阿燈認了很久,才想起其中一個紅色系捲頭髮的女孩子,應該是叫做優定。
之前在很多場聚會和活動中有見過面。
她身邊的人,應該是老媽也就是我一直很嚮往的小魔女團,特徵是黑衣服和黑色的氣氛。(最好是)

於是他們就過去尋求魔女的幫助了(?)
阿燈不太想麻煩別人,不過不純堅持這樣自然癒合要快。

小魔女優定認出南瓜燈,很驕傲很為難很勉強但是看起來又很高興地接受了委託,要用魔法幫他們療傷。
但是因為魔女不輕易施法的,所以就用正在熬煮的藥汁。

旁邊長得跟她很像,但是綠髮的良實也很驕傲很為難很勉強但是看起來又很高興地幫忙。

阿燈聽到旁邊的祈凜說著『看醫生比較好。』
翠微也是『醫生,迅速,有效。』

正在覺得那藥汁底下有火在燒,應該會很燙,不純卻說著『魔法藥草應該都會跟常識不同,也許很清涼』的時候,就被淋到了身上。


一股火辣。




一股熱痛。




燒灼的傷口,又接觸了高溫液體。













總之在一片混亂,夾雜著女孩的撇清責任聲中。
伊扉說了『應該還是沖脫泡蓋送。』
『小、小優怎麼可能不知道這麼簡單的道理!』
『小良也會水系魔法!』

於是,三發水系魔法↓












990401.png
示意圖





被冰起來的時候,阿燈心裡閃過一絲後悔,卻突然又跟不純一樣感到人生的惡趣味。
少女們好像起了一點騷動,總之冰是馬上融化了,兩人順著口訣開始脫下衣服。

然後,















990401.png
示意圖




又被冰起來了。

是翠微。
據說她的反應通常比別人慢一拍。

少女們又起了一些騷動。

總之這次是真的被融化了。
才剛融化,順著口訣是泡,於是兩人被請進稍微冷卻的那個魔藥汁裡。

阿燈不太想照做,卻被不純哄了進去,還說兩人這麼壯一定不會有問題。
於是兩人就待在被衣服蓋住的藥草汁大釜裡。

我說姑娘們用的大釜也太大。











總而言之,最後的口訣是送,送去看醫生。

他們聽到祈凜和伊扉說『應該快點去看醫生。』
然而優良姐妹也很堅持『要展現小魔女的能力!』

翠微的聲音老是落在後面『醫生,迅速。』

就這樣吵著。

釜裡的兩個男人,感受有點黏的液體在身上流動起伏,在黑暗中面對面,也在討論著『有比較好嗎?』、『好像更嚴重了。』之類彷彿與自己無關的話題。

她們好像沒什麼魔法,只是心意還是善良的。



『對了,小良有學過治癒魔法!』
『哼小優也會啦這種簡單魔法人家只是不想用而已!』
『那,請他們出來吧。』

在小優的催促下,小良失敗了幾次才順利治癒兩人。

原本惡化到更糟糕、不忍卒睹的傷口都恢復到原本的模樣,一點痕跡也不留下。
兩人非常驚訝。

女孩們很是自豪。

不純忍不住約她們下一次要好好請她們吃頓飯道謝。

『這種簡單的魔法,小良本來就做得很好了啦,不用請人家吃飯了,不過如果你們堅持道謝,小良也不是不能去啦!』
『哼這麼簡單魔法小優連用都不想用,道謝什麼的也都不必了啦,可是如果請客的話你們會覺得沒有欠人家人情的話,小優也不是不能接受啦!』
祈凜摸摸眼皮,點了點頭。
伊扉有點侷促不安地,看了看兩個捲耳的夥伴,也點了頭。
翠微照樣是最後一個開口『客氣、不用、應該的。』還是沒有回答到底要不要,不過沒關係,就這樣定了。(何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好,就是這樣,這個簡單的說明好像有點長齁(噴)

總之是沒事就好。
還意外地一次可以跟五個女生約會吃飯啊,真是太ㄎㄅ了!!!
我自己想約都還沒有機會約,我忽然發現,雖然爆肝很慘烈,但是有不純在家真的是太好了!!!!!!(被巴飛)

然後這兩個熬了夜又經過戰爭(?)的男人,直接在我的桌上換掉了髒污的衣服,彷彿腎上腺素發達了一般,無視我補眠的建議,正式開啟了4/1愚人節的一天。(何)

tag : 南瓜燈伯爵 冰步丹春

21:41  |  .日常生活 有朋自遠方來  |  引用:(0)  |  留言:(0)

Comment

留言:を投稿する

Url
Comment
Pass  編集・刪除に必要
Secret  管理者だけに留言:を表示  (非公開留言:投稿可能)
 

▲PageTop

Trackback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
→http://itsne.blog128.fc2.com/tb.php/772-a0e79b26

引用此文章(FC2部落格用戶)

この記事への引用:

▲PageTop

 | 主頁 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