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.02.17 (Wed)

無能為力

2月17日
------------

因為阿苓家的月見回去Mero Park轉生一段時間了,但是還沒回家,看副社長雖然進行日常活動卻還是掩不住焦躁感的我們,決定了一件事。

重新申請日本的帳號,這樣才能直接去月見的房間看到他。

畢竟台日不相通,以前跟月見的見面都是擬人化出來以後才能交流的,在Park裡是不能見到面的。
所以說我和小鼻涕自己就先執行了這件事。
[More・・・]


小鼻0217

但是邊申請帳號,他邊臭臉不發一語。

「你怎麼了?」
「沒什麼。」
「騙人。」

真的很有異狀好不好,一般來說不是邪惡地笑著嗎,一副要看好戲的樣子嗎,現在這張臉很恐怖耶。

「作點心理準備而已。」

蛤?
是怎樣?
難道說轉生真的很可怕嗎,因為我們要做的是讓小鼻可以穿梭台日版之間,所以日版也是從他的白咩養起,可能要搶在那個身體有靈魂之前附體(?)上去,很緊張?

「....」他嘆了一口氣,表情卻還是一樣臭沒有放鬆「該說妳想太多還是太少。」

我真的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啊!!!!!!!








啊,我手滑了。
輸入的名字是小鼻涕,都忘了那已經降格為我對他的愛稱(?),應該正名為囧八了啦。

他一副這件事不算什麼地踏出去,「自己的正事先辦,我們去找水音。」









噢。










我的水音,不是阿穗的水音,我的水音,是一隻咩樂。
當初這名字,還是用小鼻學會為數不多的字裡選出來的,我家的第一個少女。
一個溫柔嬌婉戲份少的女孩子,因為後來我忘了帳號密碼,過不久後就從我家失蹤了。

之後一直都無法再找到她。
轉換成台版帳號後,更加失聯了。



台版的咩樂會砍帳號,不知道日版的會不會呢?

試著輸入了那兩個字,確實找到了。
終於找到妳了......。

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個發臭長蒼蠅的嬌弱身軀,躺在地上沉睡。

水音0217


小鼻抱起那個發臭的身體,呢喃著對不起。

我們無能為力,除了旁邊,什麼也做不了。
就算已經超渡她的亡靈(喂),她的本體停在這裡這種狀態,我們無法改變。

不論做了多少次懺悔,看到這個景象還是覺得難過。
也始終是無法真正忘記,她存在過的事實,以及她現在仍然沒有灰飛煙滅。

「好了,能看到她最後一面就夠了。」小鼻放下她,示意我不要再感傷,此行只不過是確認,不要一直都是覺得她失蹤。

至少確定她的現況了。

然後他催促我去找月見的房間。

「欸?」我猶豫著要不要開口。

但是不問不行所以還是問了。
「小邪呢?」
「不過先說,她的名字是日文,我不會寫。」

「我會。」小鼻悶悶不樂地「也記得她的房間地址。」
「那?」
「我不去找她。」
「壞那特?」

小鼻背對我,仰著看,跟我同方向,看著面前的牆壁。
「已經決定了,不找她,也不等她了。」

其實是怕看到一樣的慘況吧?

「或許。」他轉過身來,眼神不面對我,「若有緣再相見,到時在說吧。」

心裡有很多想法,卻不想說出來,也說不出來,其實也用不著說出來。
如果講了,很多東西會崩壞,再也不能當作沒事吧。

我跟小鼻沉默著。



「去找月見吧。」
「嗯。」

讓我驚訝的是,月見還是原本的樣子,還沒轉生。
雖然早就知道他們家的咩樂體質都不太好,但是過了快一週還沒有轉生,到底是有多可怕的問題?

小鼻跟那位管家大姐談了一陣子,出來。
「他的身體崩壞地太嚴重,所以做了許多檢查和補救,今晚可以重生了。」

噢......
事情真的跟我想像的差很多耶,我們家的總是轉得那麼順利,那麼健康。
世界上的事情真的不只是我狹窄的視線看過的事情。
儘管我相信一切會順利,但是就真的還是有不順利啊。

「我想,這件事還是先不要告訴副社長吧。」

他第一個交到的朋友,命運居然這麼坎坷。
以他那樣認真彆扭的個性,應該心情會慘烈很久吧。

「我正想那樣提醒妳,今天看到的一切是我們的秘密啊。」
「去你的臭小子,以為你媽是什麼人啊!」
「水音的事情也不用告訴哥,這些事早在去年底就結束了。」

......但是我覺得他看日記就會看到了耶。
而且對不起我還是要寫出來。(ㄎㄅ

tag : 小鼻涕

21:22  |  .日常生活 這些小鬼們~ㄑ  |  引用:(0)  |  留言:(0)

Comment

留言:を投稿する

Url
Comment
Pass  編集・刪除に必要
Secret  管理者だけに留言:を表示  (非公開留言:投稿可能)
 

▲PageTop

Trackback

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

→http://itsne.blog128.fc2.com/tb.php/752-4722b7fd

引用此文章(FC2部落格用戶)

この記事への引用:

▲PageTop

 | 主頁 |